人民网>>老兵永远跟党走

段苏权率部攻克“热河第一坚强之据点”

舟进
2021年06月03日09:28 | 来源:人民政协报
小字号

  围场战斗后,解放军正在清点缴获的武器。

  1947年,在东北战场,解放军东北野战军经过“三下江南、四保临江”作战,粉碎了国民党军“南攻北守、先南后北”的作战计划,迫使其转入防御固守。随后,东北野战军根据中共中央军委指示,为改变东北战局,决心发动夏季攻势,要求冀察热辽部队予以配合。冀察热辽军区遂决定统一指挥五、十三、十六、十七、十八旅和骑兵旅,以热河(旧省名)为主战场,对敌发起进攻。解放军兵锋直指热河西部重镇围场,一场攻坚大战就此打响。

  冀热察军区接受攻坚任务

  围场位于隆化县城以北160里处,城南北狭长,3条南北走向的街道“川”字般贯穿于镇内,中间一条主街,隆化至多伦公路从这里穿过。城西面有三角山、西大山、锥子山,山山相连,地形复杂,地势险要。这些高山为围场守必据、攻必取的重要屏障。城东侧有河,地形开阔。防守围场的敌人是敌十三军四师十团三营及战防炮连、保安队,共1000多人。敌人在这里构筑了坚固的环形防御工事;在城西南的大小山上都筑有碉堡群和明、暗地堡及交通壕;城内各主要建筑物上都布有强火力点。所以他们狂妄地把围场称为“热河第一坚强之据点”“塞外前线之乐园”,扬言“希望共军快点来攻”。

  在对敌情进行充分侦察后,冀察热辽军区前线指挥部决定:“集中主力攻城打援,不先攻外围据点,直指敌心脏。”攻取围场的任务,交给下属的冀热察军区五旅和十三旅去完成。为确保围场攻坚战的顺利进行,军区同时派出十六、十七旅等部队担任打援任务,负责阻击承德、赤峰、隆化、丰宁之援敌,并将骑兵旅置于围场和多伦间,警戒虎沟、多伦方向的敌人。

  接受任务后,冀热察军区司令员段苏权、政委刘道生立即召集会议,传达了上级的指示,并要求各部队加强整顿,从作风、纪律、斗志、技术、战术上进行严格检查。部队针对围场工事坚固的现实,把团以上干部召集到一起,详尽地研究了攻打围场的具体战术。与之同时,各部队还要求旅教导队将连、排干部集中训练,团专门训练班长和各种战斗小组的技术骨干,并要求各级都尽量启发引导大家开动脑筋,进行各种设定作业。为避免纸上谈兵,各部队多次将各专业分队、技术小组拉到野外进行实地演练,反复演练攻打碉堡时火力队、爆破队、突击队的协同动作。经过认真刻苦的训练,指挥员的指挥能力、战士们的战术水平均有了明显提高。

  4月30日,冀察热辽军区发出了《战热字第一号命令》。5月2日,段苏权命令五旅和十三旅向围场出发。当时,五旅和十三旅分别驻在赤城和沽源县境,距围场路途遥远。为了按期到达指定地点,广大指战员跋山涉水,昼夜兼程。行军中,战士们顶着初夏的骄阳,打着赤脚,穿着大棉袄,一路疾奔。虽然脚被磨破了,浑身淌着汗,但没有半点怨言。

  前哨战旗开得胜

  5月6日,当十三旅进至上黄旗的瓦窑沟村时,当地反动帮会和驻扎在上黄旗的国民党保安队前来骚扰。十三旅三十七团在三十九团的配合下,当即对敌人给予迎头痛击,全歼了来犯之敌。

  就在战斗刚刚结束时,国民党正规军的一个营从凤山镇前来支援。段苏权、刘道生紧急商议,决定将这股敌人就地歼灭。

  三十九团接到命令后,进至上黄旗附近的烟筒沟梁,从东南向敌人发起猛烈攻击。敌人借助险峻地势和精良的武器装备,居高临下,拼命抵抗,战斗异常激烈。

  段苏权得到报告后,立即命令有山地作战经验的五旅投入战斗。五旅当即派十三团支援三十九团,分别从西、北两面发起攻击。敌人抵挡不住,妄图以一个排的兵力在主峰压制解放军攻势,掩护突围。三十九团在十三团的配合下,立即对敌人发起冲锋,消灭了大部分敌人,缴获机枪7挺、火炮3门、长短枪近百支。当承德援敌开汽车赶来时,战斗早已结束,援敌只好拨出12辆汽车,拉上躺在地下的伤兵,匆忙逃回承德。第二天,段苏权在十河村召开了战斗总结会议,要求各部队注意吸取经验和教训,进一步增强战斗力。

  攻克“第一坚强之据点”

  5月14日14时许,十三旅到达围场战斗预定地点。随后,该旅首长带营以上干部一起登山,对围场地形地貌、敌人的布防和构筑的工事进行了近距离勘察。根据十三旅的情况汇报,段苏权对围场作战方案和部署作了适当修改和调整:决定以十三旅三十七团、三十九团及三十八团的一个营担任攻击任务,其余为预备队,并向各参战部队下达了作战命令。

  14日18时,解放军部队秘密进入围场外围,仅用20分钟的时间便将守敌的警戒机动部队消灭。

  15日凌晨1点,随着红色信号弹的腾空升起,三十九团一营一连和三连的一个排率先打响了围场战斗:他们沿着河两侧迅速向围场东城墙推进,一举击溃了敌外围警戒部队。二连紧接其后迅速攻占了城东南角外的一个碉堡。在发现那里有一条通往城内的暗道后,即进入地道突入城内,并将城墙上的一个大碉堡炸毁,全歼里面的20余名敌人。此时,一营也全部突进城里,与二营会合,一起向城内纵深进攻。行进中,他们又与攻入城内的三十八团三营会师,三支部队一起向西杀去。在夺取了国民党县政府等要地后,解放军迅速向敌人团部所在地银行大院发起了猛烈攻击。

  在三十九团和三十八团三营向前推进的同时,三十七团也和守敌展开激烈厮杀。由于敌人破坏了道路,三十七团前进较慢,向小锥子山敌人阵地发起几次冲击,均未能奏效。不久兄弟部队赶来支援,三十七团夺取了小锥子山敌人阵地。随后,三十七团一营二连对西大山发起进攻,由于敌人火力太猛,二连被紧紧地压制在山沟里。为尽快拿下西大山,三十七团又派二营六连投入战斗。不久,五连的一个排在完成任务后也赶来增援,部队终于攻上了西大山,歼灭了守敌。西大山战斗后,三营也占领了城西南角。

  作为预备队的三十八团一营和二营占领了城东的一个无名高地和凤凰岭,并接连攻克了敌人的3个碉堡群。此时,三十九团已经向城内纵深发展,分割歼灭城内守敌。十三旅首长接到报告,随即调三十八团二营前去增援,加快结束战斗。三十八团二营赶到时,三十九团已经将敌人赶出阵地,并和三十七团分头乘胜追击。三十八团二营见状,立即沿着城墙迂回到围场北门堵截逃敌,将其歼灭大半。残敌突围后向尚有敌人据守的山上逃跑,被早已等候在那里的三十八团三营消灭。

  随着城内外敌人阵地均被攻克,解放军各部开始向尚有残敌据守的银行大院聚集,并发起政治攻势,宣讲政策。哪知敌人仍然疯狂射击,拒绝投降。原来,守敌接到国民党援军的联络,说不久即将赶到,让他们再“坚持一下”。实际上,围场攻坚战打响后,承德、赤峰、隆化、丰宁之敌,受制于十六旅、十七旅等打援部队的牵制,有的刚一出发就被击退,有的根本就没有出动。但围场守敌却真的听信了援敌的鬼话,幻想着援军的到来。

  敌人的顽固不化,激起了广大指战员的满腔怒火。三十九团四连和六连展开爆破,用炸药包炸开了银行院墙,突击队分别从西北角和东北角突入院中,将顽抗的敌人全部歼灭。下午6时,战斗胜利结束。

  围场之战是段苏权部参加夏季攻势取得的第一场胜利,沉重打击了敌人,缴获了大批武器弹药。20日,《冀热辽日报》发表社论,称赞围场胜利是“攻坚歼灭战的范例”。

  (作者单位:湖南省茶陵县文史研究会)

(责编:刘子若、董菁)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

返回顶部